靚女阿杜

喜欢谁就写谁 花心写手^ ^
放过我吧🙏不想再被抄袭了

不知道现在还有磕赵赫男x冯希的吗!!!

为什么我现在才开始看北辙南辕???????

外冷内热厨师x独立温柔餐厅主管经理兼股东

本剧唯一大尺度吻戏床戏都是他俩的55555

30集根本不够看5555

又想动笔了


【蒋峰x原创女主】你是我永远逃不掉的大狗狗(1)

先浅尝一下 我来看看大家的反应跟接受程度

/大狼狗🐕x小白兔🐇/刑警x公司职员/

不喜勿入


晚上9点半,北江分局的灯依旧亮着。


一个在忙着写自己的述职报告,肚子里本来就没几滴墨水还在斟酌着怎么用词才能稍显文才;有个大冤种下属帮着上级写结案报告,写了撕撕了写,无限死循环。


而沈翊今天早早地就下班了。他刚锁好门准备往外走,就看到蒋峰在桌前埋头苦干,又习惯性往杜城的办公室望了望。


果然忙着呢。


“真刻苦。”他边笑边摇头,顺手从一旁的桌子上拿了两杯茶咖,用热水冲开先给蒋峰端过去。


蒋峰还在痛苦的结案报告中挣扎,完全没意识到此时沈翊已经端着咖啡在他背后。沈翊也不想打扰他,只是轻轻将咖啡放在蒋峰的旁边,他这才回过神来。


“唉哟,我说什么东西这么香呢。”他端起咖啡喝了一大口,是他喜欢的味道,沈翊是真的心细。


“但是你走路怎么没声音啊?差点吓着我。”


“是你太投入了。”沈翊笑笑。


“你继续,我给杜城端过去。”


可能是咖啡起作用了,他觉得自己清醒了些,准备继续奋战到底,而此时一通电话打进来。

 

“您好,北江分局刑侦队。”

 

“好的,我们马上过去。”他放下电话即刻跑到杜城办公室。


“城队,刚接到电话,北江市某房地产集团发生爆炸,现场五死三伤。”

 

杜城听完立刻放下手中的材料,一把搂起凳子上的外套。


“通知大家,来活儿了。”



 

我自己一个人坐在公司门口的石阶上,浑身发抖。看着眼前只剩一副框架的公司,我是怎么也想不到,这种事情能发生在我身上。



 

没过多久,刑侦队的警察来了。带头的是个又高又壮的男人,从别人口中得知他叫杜城,跟我还是本家同姓。他看起来不苟言笑,机械化地按照流程询问我。

 


“叫什么名字。”


“杜小冉。”


“你是这家公司的职员吗?”

 

“是....”

 

“发生爆炸前你在干什么?”

 

“我....我家里的钥匙放在桌子上了,回来取钥匙。”

 

“回来的路上碰见过什么人?回公司的时候有没有看到什么可疑的人?”

 

杜城的问题像机关枪朝我袭来,由于过度惊吓导致这些我都不记得了,大脑一片空白。

 

“城队,人家一个小姑娘刚受了惊吓,你好歹让人家先缓缓再说。”他身旁一个穿着灰色卫衣的警察说道,边说边从自己胸前的小包里掏出一张纸,递到我面前。

 

“擦擦眼泪,风这么大容易把脸皴着。”


等我回过神来,纸已经在我面前了,抬起头就对上他的笑容。

 

“谢谢你。”




而杜城显得有点不耐烦。



以他的角度来看,目前就我这种精神状态,根本找不到任何的突破口。倒不如去何溶月那儿碰碰,说不定还能从现场的碎片里提取出什么信息。


“蒋峰,你看好她,我去何法医那儿看看什么情况。等会儿沈翊来了你让他直接找我。”


“行,城队。”


杜城又看了一眼目光呆滞的我,没说什么,也不知道该说什么。作为一名专业的警察,他知道,在受害人情绪波动的情况下是不应该进行审问工作的,刚才也许是自己太冲动了。



“你要不要喝点水?”蒋峰试探性地问我,见我点了点头,把手上的矿泉水拧开递过来。


“我们城队就这样,他没恶意,你别放在心上。”


“没事,也是我没用。”我环抱着腿,心里无数的负罪感扑面袭来。


“你可别这样说,大多数人在遇到突发的的危险时,内心都是极度恐慌的,会导致思绪混乱等一系列后遗症,你这种情况再正常不过了。以前我还碰到过被吓到尿裤子的呢。”


我突然忍不住笑出声来,他见我笑了,自己也哈哈笑起来。


一时我竟觉得,他笑起来很好看,很治愈。


“谢谢你,蒋警官。”我小声地说,被他听到了。


“不要谢啦,保护你是我的工作也是我的职责,这都是身为一个人民警察应该做的。”



后来他说外面风大,要我去车上暖和暖和,等会一起回局里做笔录。与此同时,有一个身穿浅蓝衬衫,背着斜挎包的男人匆匆往这边赶来。


蒋峰一看到他,态度就有些不大对,有点阴阳怪气的。


“我说沈老师,您再晚点天可就要亮了。”


“不好意思不好意思,临走前张局又找我,所以才耽误了这么久。”他说话很温柔,边笑边解释着。然后又注意到一旁的我,从蒋峰口中得知我就是那个受害人。


他慢慢走到我身边,轻轻对我说道。


“杜小姐,地上凉,长时间坐着对女孩子不好。车上有暖风,我再让蒋峰给你买点吃的,等会儿跟我们一起回局里,好吗?”


我抬头看向他,长相跟声音一样温柔,不同于蒋峰跟杜城。他肤色白皙,五官清秀中带着一抹俊俏,眼睛笑成了月牙状,像极了小时候邻家的大哥哥。


“嗯。”我点点头,他刚要伸手把我扶起来,蒋峰一下子挡在中间,抢在他面前把我从地上拉了起来。


“城队说了,要你赶紧去何法医那儿,她现在是我重点保护的对象,就不麻烦沈老师你了,快去吧。”


沈翊没反驳他,只是低头笑了笑,撂下一句“去给她买点吃的”后就去何法医那边了。他把我送上车后就跑去便利店给我买了关东煮,捎带又给自己买了份三明治,正好撞上回来的杜城跟沈翊。


“上车,她现在是你重点监控对象,不排除有嫌疑,回去立马给她做笔录。”


【蒋峰x我】你是我永远都逃不掉的大狗狗(序)


你以为小白兔是世界上最好掌控的?错了,它才是世界上最难掌控的。

你以为大狼狗是世界上最凶的?又错了,它只是凶在表面,本质却是又傻又憨又呆,稍不留神就会被对方吃的死死的,可谓忠犬天花板。


杜小冉,某房地产公司职员,在外人看来她有些许的不合群,也不主动向人示好。但她的朋友们一致认为,这是她用来伪装自己的手段。

蒋峰,北江分局刑侦队警员,正经公安大学毕业的优秀警察,忠犬性格,冲动又纯情。


不过,他怎么也没想到。以后竟然会跟自己的女受害人攀扯上关系。


【平河x原创女主】君心似我心18

抱歉各位最近卡文有点严重 但是还是如约而至


记得韩东君在微博上发了一篇小作文 当时看完了我立即就决定 要跟小作文上写的一样 让平河一边笑一边对身后的战友们大声说“走了,回家!”


至此 战争部分已经结束了🍃美好的日子要到了🌷



他并没有因此打断我的演奏。


只是安安静静地坐在山坡上听着,这段曲子仿佛是为他专门响起。不同于之前在驻地听到的委婉悠长,此时加之感情渲染而变得铿锵有力。他其实早就听到了文工团要入朝表演的消息,但怎么也没想到我们文工团也会一同前来。


高兴是因为我,担忧更是因为我。


我们的慰问表演在所有战士们的鼓掌声中落下帷幕,按理来说应该启程到下一个部队那里去,可此次我们还有一个任务,那就是团中的知识分子还要在基层的连队中展开“扫盲识字”活动。在战斗间歇,我们会组织文化骨干将书本分发到各班,供官兵休息时翻阅,还会背着小图书到各个班组织阅读和教前线战士展开识字运动。


他们每个人都是由内而外的高兴,很多人都是大字不识一个,没读过一天的书就来当兵了。而少半部分人是因为某些原因没读完书,但是还仍有一点读写的基础,教起来不算费劲。我又想起当初平河跟我开玩笑,说小时候经常因为逃学挨姐姐打。结果等到想好好读书的时候,又碰到镇上征兵,他想都没想就跟着去了。不过这次姐姐并没有生气,全家也是支持他去参军。


这么想来,他现在也算是个中学学历吧。


一想到他,我就不由自主地偷笑,也不知道他现在在干什么。我抬起头来看着天上的一轮明月,仿佛今天的月光更亮些。


而坐在山坡上的那个人,就好像约定好的,突然出现在我的视线里。


眼看着他从山坡上一跃而下,慢慢走到我跟前。如梦似幻,我想使劲掐掐自己,他却一下子拉住我的手。


温热的掌心,越攥越紧,这不是梦。


“平河.....真的是你。”


“是我。”他难掩笑颜,眼神变得与月光一样柔和。


我摸摸他已经连鬓的胡茬,酥酥麻麻的,脸好像比上次我见他时又小了一圈,旧伤没好利索又添了几处新伤,而他又傻呵呵的笑着,大手一挥说着没事。


“你等着,早晚有一天我把你的胡子都给剃干净。”虽然说的是气话,也是忍不住的心疼他。


“你相信我,那天很快就会来到的。”


我们没有再多说什么,也只是寒暄了几句,就各自去忙了。其实各自心里都明白,不急于这一刻的儿女情长,未来美好的生活才是共同的理想目标。



我们在驻扎地待了三四天,又即刻起身去往下一个表演地点。临行的时候也没有单独空间说几句话,只是远远地互相望上一眼,就足够了。


“等我回来。”他笑着对我说,只是张嘴不出声。我朝他点点头,又亮出手腕处的子弹手绳向他晃晃。


“一定要平安。”



后来,联合国军发觉志愿军后续兵团到达,加上部队损伤严重,除在铁原、金化地区继续进攻外,在其他地区基本上停止了进攻。4月21日,我志愿军将联合国军阻止在开城、长湍、高浪浦里、文惠里、华川、杨口、元通里、杆城一线,第四次战役遂告结束。


到第五次战役开始之前,九兵团第20、27两个军已经恢复了整体战斗力,9兵团成建制投入到东线的反击作战,立下了赫赫战功。


1952年,中共中央调整抗美援朝的兵力使用政策,令国内部队轮番入朝作战。


1952年10月,中国人民志愿军第9兵团顺利完成任务,辗转回国。



清晨,平河与万里及战友们一起,登上归国的列车。当车缓缓进站,他背起行囊,将要离开这个他们为之而献出所有的地方。这里存在着美好的记忆,但绝大多数都是地狱般的回忆。



张小山。


雷爹。


柯大川。


何长贵。


谈子为。


田向南。


杨文健。


沈海龙。


等等。


“希望有一天,能真正有人带他们回家。”他在心里默念,对着身后的战友们挥挥手,一边笑一边大声说道。


“走了,回家!”



双管齐下!双面开工!今晚更新平河🙌🙌🙌

没人能不喜欢蒋峰 忠犬大狼狗人设 鼻子上的痣真是长在我的点上了🫠(男朋友就应该是他这样的!!!!)

虽然我不磕他跟李晗 但是有空搞个乙女玩玩嘿嘿嘿🍃

分享一个小喜悦🌷

《君心似我心》被安利在韩东君的粉丝群了!!!也相当于他本人也会知道的!!!!555555谢谢那位朋友

我发现我在创作这方面真的蛮有带货能力的:好几个之前的读者又跟着我一起到了平河这个合集里 或者是搜着搜着又发现我在写了 更有甚者 因为我写了平河选择去喜欢平河 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真的谢谢 真的为平河同志创造了kpi ​​​🫶🫶🫶虽然说现在热度已经基本没了 但我还会继续写下去✍️

后面的内容时间跨度会很大 基本下一章就可以结束战争部分了(资料显示九兵团在52年的10月份就回国了)可以在国内过上安稳的生活了 至于想看什么内容 大家可以踊跃发言🫵🫵🫵(虽然说安排男情敌这种内容很俗套了 但是我总觉得很有趣)

还是那句话 没更新的日子都在桌子前绞尽脑汁的敲字码字✏️

最后一句话:大家在疫情期间做好防护 😷保护好自己 病毒总会驱散的 属于我们的春天就要到来啦💐🌷🌺🌸🌼🍃

【平河x原创女主】君心似我心17

志愿军某部队文工团(文中原型)



我们跟着后援大部队一起入朝,在安东边境下了火车。所有人整理好装备,在河流较缓处填土。填地不高,让水能在脚下流过又不会漫上来。每人一个行军包,肩上扛着自己吃饭的家伙什儿,与大批的志愿军,结队前进。虽然比他们落后,但也挺壮观。


浑身燃烧的激情,浇不灭的意志与信念,以及携手并肩的战友们。脸颊虽已冻得通红,但我们的心是火热的,在大桥已被炸毁的情况下一起跨过鸭绿江。


战争是残酷的,同时文工团的所有人也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挑战。我们大多都是20岁左右的青年,有的甚至也才十四五,稚嫩的身躯负重着装备一起前行。我们在团长及政委的带领下分为两个小组深入前线,为战斗生活在坑道里的官兵演出。


环境条件是恶劣的,没有布景,我们就自己动手搭建临时舞台。材料都是随地捡来的,勉勉强强让人站在上面不晃动就算完成了。没有道具,裱糊硬纸片,刻成镂空的人物 、布景,再涂上一层融化的蜡烛油,将小歌剧改成纸皮影戏,让最前沿的战士也能在战斗之余,享受到祖国的关心。


但有时美军搞突然袭击,抱起自己的乐器就往防空洞里跑,有些来不及的只能学会舍弃,眼睁睁看着自己心爱的乐器消失在一片火海中。


虽然痛心疾首,可还要继续爬起来给大家带来精彩的表演。



在艰苦的战争中,我们与前线官兵一同住山洞,吃雪吃炒面,活跃在最前沿。只要有部队,就有文工团的身影 。我们以歌曲、曲艺等形式,演英雄,唱英雄,边演出边创作,歌颂中朝友谊,歌颂我军官兵大无畏的牺牲精神。不但战士们爱看,有时也引得大批朝鲜人民前来观看,虽然语言不通,但他们也会高兴地鼓掌。


有时看着战士们高兴的脸庞,心里也时不时会产生一点私心。但我知道,作为一名光荣的志愿军文艺战士,是不允许有自私的想法。但心里还是惦念着他,是否吃得饱穿得暖,身上的伤可都愈合了,是不是又要去前线了等诸如此类的问题。


我摸着系在腕上的子弹手绳,上面刻满了“平”字,个个刚劲有力。它是我情感的寄托,也希望它真的能够保佑平河一世平安。




战至4月15日,新入朝的志愿军第3、第19兵团分别进至“三八线”附近地区完成集结,原在元山地区休整的第9兵团也重返前线。虽说长津湖战役使九兵团伤亡重大,当时毛主席提议让第9兵团“在当前作战完全结束后整个开回东北,补充新兵,休整两个月至三个月,然后再开朝鲜作战”,但是宋时轮根据实际情况的需要,让第9兵团留在朝鲜进行休整。


直至现在,第九兵团再次投身战场。伍万里再也不需要任何人的保护,他可以自己独当一面。心里揣着大哥二哥跟远在湖州的老父老母,他已经真正的成长为一名合格的战士。


更是为了七连所有的战士。



有天部队在原地休息的时候来了几个战地记者,说是从华东日报社来的,要采访九兵团的英雄们。记者们搜寻着采访对象,其中一个年轻的女记者看到了坐在坦克上的平河。


他手里握着刻了一半的子弹,望着远方放空自己,直到听见女记者在下面喊他才回过神来。


“同志你好,我是华东日报社的记者,能耽误你几分钟吗?”


“不耽误,我马上下来。”他马上起身,顺势整理了一下衣服,然后从坦克上跳下来。


女记者从包里掏出小本子,又小心翼翼地拿出相机放在一旁,熟练地将事先准备好的问题挨个向他抛出。他虽不是对答如流,但也是将自己心里最真实的想法与她交流。


“最后一个问题了。你这么长时间没回家,是否挂念家中的妻儿老小呢?”


他明显愣了一下,后又满面笑容,又捎带了些苦涩。


“我答应她了,等我们打了胜仗回国,我就立马娶她。而且她是一名文艺战士,也是我的战友。”


“原来是这样,那提前恭喜你了。”


女记者提议给他拍张照片,并承诺会第一时间寄到我手中。他应允了,拍拍脸上的灰尘,整理了一下衣服,笑成最灿烂的样子,想把自己最好的一面展示给我。


当按下快门的那一刻,他最开心的一面被定格在相机中。照片随着就洗出来了,他向女记者借来钢笔,在照片上亲手写下几行字。


“赠予玉君同志。”

“平河。”

“51.5月于朝鲜。”



平河不知道从何时开始,自己开始变得多愁善感。或许他从没意识到自己就是一个极度敏感的人,永远充满负罪感。晚上有文工团过来表演,他本就是个不爱凑热闹的人,随便想了个理由搪塞过去,自己坐在山坡上看月亮看星星。


山下文工团的演出热闹非凡,他们个个热情洋溢,没有因为环境的恶劣而不在状态,拿出最好的面貌来为官兵们表演。曲艺演员逗得大家捧腹大笑,歌舞演员们以悠扬的歌声及翩翩的舞姿引得大家拍手叫好。此时报幕员上台,告诉大家乐器独奏演员们已经等候多时了,随后就是一片掌声欢迎他们上台。


一阵熟悉的琵琶曲调传入耳中,将平河的思绪全部拉回现实,熟悉的身影也恰好出现在台上。



他仿佛又回到了当初。



刚刚码到下一章的一半 预计应该周五或者周六发🫡

最近疫情真的很严重 我已经居家办公了(虽然就是天天躺尸 吃了睡睡了吃)大家一定注意防护 带好口罩 从外面回家用酒精喷喷 勤洗手 一定会好的🌷

青岛这边发货有的都不发了 导致我买王树增老师的抗美援朝两本参考书直接原路退回卖家 其他卖家也不发货了……这段时间码字基本靠百度 不严谨的话对不起了🫣

没更新的日子都在码字!!!!!!!!!!